省委书记要求"举全省之力"抗疫 副省长前往绥芬河


面对存在诸多未知的新冠病毒,福奇没有急于给出答案。整个2月份,美国累计确诊的新冠病例不到70人,检测量不到500个。当白宫高层释放疫情将得到控制并很快消失的乐观预期时,福奇表态谨慎。他可以确定的是,疫苗研发至少要一年到18个月,美国应利用疫情尚未大规模暴发的时间窗,多做准备。

疫情带来的直接经济影响很显著,我们为学生搬离提供了财务支持,教职工的收入有明显下降。

问:回头看,哈佛是什么时候开始监测新冠病毒的?

巴考:我们的应对举措是出于一系列考虑。

巴考:我们现在觉得好多了。我们俩很幸运,没出现过严重的呼吸问题。对我们来说,感染病毒很像得了一场流感。被感染绝对不是件好事,但至少我们的性命未被危及。

巴考:我们现在正在统计大学内部的各项支出,各院院长正在与我们沟通,尽可能限制支出,并查清哪些方面的收入来源会有所减少。

左三为安东尼·福奇。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

巴考:我们俩都先是咳嗽,然后是发烧、怕冷、浑身肌肉酸疼。我仿佛一夜间变成了120岁的老人。还有嗜睡,这些症状都与感冒类似。

在线教学也需要迅速开展,大家都需要适应。少数留学生还留在社区,我们很感谢照顾他们的社区人员,他们确保了学生居住地安全可靠。

在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工作逾50年,福奇曾为6位总统提供公共卫生政策咨询。1984年担任该所主任至今,福西协助白宫制定了与艾滋病、非典、禽流感、埃博拉等一系列流行病相关的公共政策。为表彰福奇在防治艾滋病领域的杰出贡献,前总统小布什在2008年向他颁发了总统自由勋章。